右雨

【沈九】长夏难尽(向哨AU)

我爬上哨兵驻扎营地最北面的那道围墙的那天,我发誓我只是想抓住这个百年难遇的奇机暗中观察一下临时驻扎在隔壁的向导团然后回去向那群成天只知道意淫的咸鱼们炫耀一下我的光辉事迹的。
如果我没有失手从那座墙上掉下去的话。
好不容易从七荤八素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还掉到了隔壁去,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清冷的眼。有些稍长的额发把眉眼锋利的线条掩在了阴影里,显得黑色眼瞳漫不经心的。年轻向导一挑眉,没等他问出为什么一个哨兵会从墙上摔下来这样令我羞耻的问题我就自觉地解释了起来。“呃……兄弟你好。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来探望一下友军部队看到你们过得很好我就放心了哈哈……”
他显然没料到我这么没脸没皮,愣了一下正欲开口。我眼睛一瞟看到有巡逻部队过来了,手脚并用地爬上了围墙,以我平生最快的速度。
我最后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毕竟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活的向导。年轻向导嘴角扯了扯,是一个极小的弧度。
啧,竟然莫名有点帅。
我发现我自己的关注点一如既往的偏离了正轨,但是向导小哥似乎并没有把这次非法入侵报告给上级,因为向导团那边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倒是这边的人发现了我意欲爬墙记了我一个大过还罚搞了三个月的卫生。
整整三个月啊。
“但我还是得说,值!”
这是我地一百零八次在饭堂里大吹特吹那天的所见所闻了。什么几十个向导列队排排站晒太阳聊聊闲天青春美好……
其实都是瞎扯淡,那天我还真没看清楚别的脸。
老薛只关心有没有美女。呵,男人。
我说当然有啊一大把在,说的估计比美女本人还要确切几分。
正在我绘声绘色言之凿凿之时,小波突然说西联的战书下来了。大家皆是一愣,似乎被某种坚韧的丝线拉到了沉重晦暗的现实中去。然而到底还是年轻啊,一桌上岁数加起来还不过百的一群人,又肖想起凯旋归来战功赫赫迎娶美眷风光无两的美好未来了。
自然是要拍拍彼此的肩膀表示苟富贵别忘了今宵一起做梦的好兄弟的。彼时心中波涛难歇热血难凉,初夏的凉风似乎也带不走希冀的温度,未来,未来,没人知道。
而我自然是比常人还要敢想的。因为我是东联第二分部的王牌,晏九和。
咳,或许是未来的王牌……
诚如你所见,我是个罕见的女性哨兵,但我还是最讨厌别人叫我九妹之类的。如果老薛那群家伙敢叫我一声九妹妹我确信我会把他们打到叫我九爷为止。
不过我确实想好了以后等爷发达了就带着他们好好混……
“……睡吧,梦里什么都有。”小波说。
唉,梦真好,我应该再做一会儿。
然而日子还是数着指头过,在训练和留存于初夏的美梦间溜过去。同年的冬天,战讯裹挟着寒风而来,我们踏上了西境的边邑,也一脚踏进灼烈刺骨的战火里。
事实上,战争的残酷的确是超过我们的预想了,最坏的预想。有一段时间每天睡梦模糊间都是警报迭起炮弹轰鸣,兵荒马乱间旧时故梦被挤到了逼仄的角落里去,只有再遇到老薛等人的时候匆匆跟他叹一句我觉得联盟搞内战是老子这辈子见过最脑残的决定。
他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火光下熠熠的瞳又像当年一样生动起来,仓促地拍拍我的肩说九爷加油组织相信你,就跟着他的临时小队紧急撤退了。
我哼了一声,心想加油还用你说,我巴不得今晚就干倒所有敌军回省城接受光荣的封赏。
如果上头问我要什么,我不贪,先要一个终身向导。想到这里,我一愣,那双漆黑的仿佛对什么都毫不在意的瞳自己跳进了我的脑海里,可随之浮现的又是凄凄的长天业火。随着战争扩大,向导也被分配到了各大战区。不知道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我暗暗地想。
要是我能活着回去……
咳,想的真远,说不定人家早就有哨兵了呢?我不甘心地摸摸下巴。
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那个尴尬且窘迫的清晨伴着一丝难以忘怀的雀跃,成了投射在被战争阴霾笼罩许久的心上的一束清光。
然而我的确是高估了自己。
在不知道第几次从战场的临时病床上醒来后,我还是没有想起来那天我到底有没有从百米外一击命中那个将要把刀捅进薛定胸口里的西联兵。
大抵是有吧,我可是第二分部最好的狙击手。可是我实在记不清了,因为下一秒扔过来的手榴弹就在脚边炸开。
自己大概是没有缺胳膊少腿的,就是血流得有点凶,失去意识前总是断断续续地梦见驻扎营地旁的小湖被染成生命般热烈的鲜红。
尽管伤口得到了及时的医治,我仍觉得我可能是快死了。感官无法控制,耳边不可抑制地持续传来尖锐的耳鸣,思绪混沌,头疼欲裂。
我唯一明白的事是我感知过载了,严重到可以致死的那种。该死的,老子连句帅气的遗言都还没说出口呢……
模糊间我却突然感到自己被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笼罩了。它们如同不见形的丝线,细密地裹住了我失去控制的感知,有些强硬又温柔地把我从死亡边上拉了回来。
这带有些许侵略感却又沉稳自持的精神力并不让我感到讨厌。我胡乱想着原来精神梳理是这么舒服的一件事,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如果他,那个与我有一面之缘的向导小哥,有机会向我展示精神力的话,也应该会是这样的感觉吧。强大的,又令人安心的,与一般向导的柔和迁就所不同的。
然而我醒来后还没来得及打听那天那个未曾谋面却见义勇为救死扶伤的向导是谁,就被另一件事击中了脑袋。
薛定失踪了。
我受伤的那天,西联军的部队轰炸了这块区域,现在那里已经成了满目荒凉的废墟之地,一座弃城。醒过来的那个下午,我一个人从城头走到城尾,从防御塔的残垣走到早已干涸的河道边,从满天薄云透亮走到暮日西垂,直到逼人的夜风意欲刮伤我的脸颊。
真奇怪啊,从前总觉得长夏难尽,如今倒觉得寒冷的严冬更不好熬了。
我又想到也许那家伙的尸骨将长留于这城中故土之下,直到几百年几千年后不知道多少生命朝露般散去多少历史兴衰轮转后,依然守着这里。
啧,我什么时候变得怎么矫情了?我甩甩头,当夜就跑到临时指挥部,说我伤好了明天就调去前线。
指挥员惊奇地拍拍我的肩说小九你变了啊更有梦想了。
我干笑两声,不知为什么心里又泛上苦涩来,连夜收拾好了我的行囊。
我的确是变了。更狠厉,更精准,也更沉默寡言。这似乎不是什么坏事。只是那曾经汩汩流淌在血管里的生命般张扬亮丽的红,从此成了我最讨厌的颜色。
后来又狠下心来跟着主力部队东奔西跑风来雨往的,渐渐小有名气。再后来,一次突袭任务中我一枪爆头了敌军的指挥,帮助分部拿下了最北边的重要据点。于是我真的成了东联当之无愧的神枪手,每个人都知道了我的名字。
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可是什么。
可是冬天还是没有过去,未尽的战火还是烈烈炙烤着大地。
得到驻南边的小队受挫伤亡惨重的消息后,我是第一批赶去支援的。
不远处火光喧嚣,我架好瞄准镜,叹一句连向导都快冲上去了云云。然后我发现我的手开始颤抖了。
在一片令我讨厌的赤色血雾中,我又看到了他。额发被修过了,重新露出了锐利的眉目。脸部线条好像更清晰了,显现出某种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气质,整个人又透着初夏般的锋芒。
我有半分钟没有任何举动,甚至快没有了呼吸,因为那种心脏仿佛被什么攫住的感觉,真的,太宿命了。
直到他猛地一转身,快速而准确地踢倒了一个冲过来的西联兵,又朝身后开了两枪,我才想起来现在不是感慨一个向导为什么这么凶猛的时候。然而我的智商似乎还是没有上线,因为我站了起来,就这么没有任何特别地站了起来,然后抱着狙击枪向他跑了过去。
我猜测那时我的战友们都在一瞬间感受到了或多或少的绝望。他也惊讶地望向了我,快要被血光染成深红的眼里,倒映出了我迷茫又近乎惊恐的表情。
又有敌人冲过来了,而他的反应很快,出手利落地干倒了两个,然后抓着我的手腕就跑了起来。我无知无觉般地任由他拽着,跑地踉踉跄跄,有炮火的声音响起在耳畔,右手小臂上一阵灼烧般的疼痛。但是那也不甚清晰了,因为我又陷入了思维紊乱的混沌之中。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某个破败的曾用军事掩体里,大概是上一场不知什么时候的战争的历史遗留产物了。我挣扎着坐起身来,右手臂上传来的痛感让我回想起刚刚经历了什么。
“……”我真的是个哨兵吗?
我捂脸,然后发现向导小哥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又如同第一次看到他时那样挑了挑眉。
这个动作让我突然就记起了那个快要被遗忘的夏天。那些明朗终日没有阴霾亦似乎不会走向尽头的白昼,承载我所有的少年盛气却也永不复燃。
莫欺少年穷。可是……
一种无比熟悉的略带侵略性的精神力缓缓降落在了我身侧,轻轻拉回了我的思绪。他把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似乎叹了一声气才开的口:“晏九和,你怎么……又把自己搞成这样。”
我心想真奇怪啊,那双向来是毫不在意什么的瞳里,竟然也会写上愠怒与担心这一类的情绪。我心虚地别开视线,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啊……你怎么知道我名字……不对,你是那天的……”他肯定一般地颔首。我终于抓住了最关键的问题:“你叫什么?”
“沈添天。”
我深吸一口气:“好吧沈添天同志,我正式代表组织感谢你三番两次的救命之恩。”
他笑了一下,有些亦正亦邪:“举手之劳。我也是头次遇到这么……”
我预感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不好的形容词,用一个瞪眼打断了他的话。他眨眨眼,牵起了另一个话头:“还有,三番两次不是这么用的。”
“……”我深感挫败,抱膝坐了起来,旁边是他架起的火堆,“沈……向导,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他反问,又指了指外头,“你饿了?”
我摇摇头,思考起了人生。他大概觉得好玩儿,呼撸了两把我的头发,说他连上了通讯所以二部的人会很快找到这里。我警惕地转过身去瞪他,他又耸耸肩,跟我一起并排坐下了。
“实话说吧……”我犹犹豫豫地开口,“我觉得自己太差了,真的。”
“所以呢?”他转过头来看着我,瞳眸漆黑,“你觉得……我三番两次地救你,就是为了听这个?”
或许这句话的暗示性有些过于强烈了,我感到思维有一瞬间的卡壳,哆哆嗦嗦道:“等等……难道你还是早有预谋的不成?”话一出口我就想打我自己,我这问的什么话!
“不可以吗?”真气人,这家伙连笑都是那么志在必得的。
但也只有真正笑起来的时候,眉目锋利的线条才会柔和地弯起来,显现出一点认真可靠的温柔来。
我在一瞬间按下了自己莫名想哭的冲动,把头埋在他怀里,短暂地抱了他一下。然后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闷闷地传出来:“难道我们就这么……私定终身了?”
“……别乱用成语。”
后来救援小队找到我们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了,天空久违地投下明亮炽烈的日光,那是我这个冬天遇到的最好的太阳,同曾经的我爬上围墙的那天所看到的一模一样。
然后我们像两辆相对着行驶在不同轨道上的列车,却小心翼翼地望进了彼此的生命。

皎皎云中 3

似浔觉得自己最近实在运头不佳。
住进枯藤大院后便开始连日阴雨,前些日子自己还因路滑贪玩而扭了脚踝。更可气的是偏偏扭了脚后这天又变脸似的日日晴好起来。
于是现在,未央与柳安卿去镇上了,她却只能好好待在院子里看看花花草草。
正好没人管她,她乐得蹦跶来去自娱自乐,苦了身后的侍女劳心劳神地看着担惊受怕地跟着。
她凛然大气地回头刚想拽一句看爷凌波微步,就在侍女的惊呼声中撞上了一个坚实有力的怀抱。
有点疼,又有点晕。
那人扶住她,说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没事吧。她恍恍惚惚地抬头,感觉自己看到了稀有物种般惊奇。眼前之人有异域的眉眼,浅金的鬈发,浅蓝又掺一点湖绿的眼。偏又操一口流利的本地语言,又担忧起她是不是撞傻了才愣愣的不说话。
“啊……没事没事呀……”她回神,深感失礼与丢人,赶忙想站好,却因扭伤的脚踝而发出疼痛的抽气声来。
那人看明白她是伤了腿脚,就扶她去一旁的椅凳上坐好。“小姐是扭伤了脚踝吗?”他问。
“是呀。左脚。”似浔连忙解释,“不过不是刚刚扭的,前几天就扭啦……你不是本地人吧?”
眼前之人却蹲下身来,她吓了一跳:“不不不先生我真的没事啦!”
他置若罔闻,将手悬在她左脚脚踝的上方,手下泛起幽弱亲和的绿色微光来。似浔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更令她惊讶的是,脚上的痛感全然消退了,难以置信地转一转,灵活如初。
“还有这种操作……”她喃喃道。治愈术是只在文献和传言中偶闻的神奇。
“我叫文森特。是伯纳德人。”他说,扯出一个阳光帅气的笑容来,“现在没事了吧。”
“……谢谢”她反应过来了,到底还记得感谢人家,眼神亮亮的,“你真厉害。”
“他是厉害,刚回来就勾搭上了柳安卿的小姑娘,欺负谁不知道他是衣冠禽兽似的。”未央跨进来的时候,两人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闻言皆是一愣。
谁是衣冠禽兽?!文森特忿忿不平地想。
谁是柳安卿的小姑娘?!似浔忿忿不平地想。
“我说未央大小姐,我们之间肯定是有什么天大的误会。我这不是帮这姑娘治伤呢吗?没个功劳总有苦劳呀。您别无事乱生风,我怕柳安卿那家伙跟我过不去。”文森特和和气气地赔笑道,又是帮她放伞又是帮她开门的。
“知道我要跟你过不去,还不过来帮帮我?”柳安卿在后头问,有些瘦弱的胳膊提了大袋小袋的,颇有些凄惨。
他说你个大老爷们还需要帮,就看到似浔乖乖地去帮他拿东西了,不禁在心里啧啧啧人生赢家就是人生赢家还指不定谁是衣冠禽兽呢。
那天是久违的好天气,似浔开心地一步并作两步地向柳安卿跑来,想必是伤好后的欣喜。那日有温和的阳光播撒在她凝润年轻的脸颊上,仿佛时间定格一样的美好年岁,又像是某种命运给他的启迪。
可惜人总是无法预知命运的。

皎皎云中 2

月宫未央现在心情很差。
和明石氏族联手讨伐十文字氏族的计划最终被老奸巨猾的明石家主打太极一样地推了回来。再加上赶回月见城的路上一直是风雨交加的,这种坏心情就顺理成章地延续到了她走下马车踏进枯藤大院的那一刻。
枯藤大院细雨如织景色如故。她看到柳安卿撑了把伞,长身而立,却在低头和一个坐在檐下的少女有说有笑地聊着天。
“未央。”他看到了她,“到得比预计的早。”
“月宫小姐。”似浔乖乖巧巧地叫了一声。
未央丢下一句没有不长眼的敢拦她就踱步进屋去了,似乎是在回答柳安卿的话,不论如何是对似浔视而不见了。
她颇有些担心地转回头去,柳安卿笑着安慰了她两句,又同她讲起了这座古老的小城中大大小小的奇闻轶事了。
换了身衣服又喝了热粥的未央现在彻底摆脱了寒冷湿潮的阴郁,心情也跟着明朗了起来。只是让她烦心的终不是只有天气。
“他不同意?”柳安卿问。
“这老狐狸!”未央气急败坏地数落了明石家主一通,仍不觉得解气。
“明石一族向来以保守稳固行事,不会贸然行动。况且十文字家族实力强大非同小可,他不答应也属情理中事。我们还得等。”他有些好笑地拿过被未央摧残的一把纸扇,又递给她一个软绵绵的猫型团子,“似浔的,借你玩玩。”
未央觉着可爱,便接过了,又问道:“那姑娘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多了个收留失足少女的癖好?”
“我看她一个人无处可去才好心留下她的。”他替自己申冤,“况且你和文森特都出去了,我觉得日子无聊生活难过不行吗?”
她给他一个鬼才信你的眼神,转身去拿了杯茶喝,还是继续与他争辩:“觉得无聊不能养个宠物吗?”
“她确实比宠物难养一点……不过她比宠物懂事嘛。”柳安卿扯着有的没的,开玩笑道。
未央彻底放弃了:“你说……我刚刚会不会吓着她了?”
“不会。”这次回答得十分确切,“你再去跟她好好打个招呼就行了。她很乖的。”
确实是不要紧的。左不过一些小烦恼小误会,在这个好像什么都要紧的年纪里,又往往其实是什么都不要紧的了。晚上柳安卿点灯翻看文献的时候,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就聊起了悄悄话。
呵,女人。他在心里冷笑一声,又禁不住自己笑了起来。
只是……他想到未央和他讲的几件怪事。明石家主在未央离开时突然叫了她的名字。明石岛地区注重礼教,好友同辈之间都很少互称名字。他不相信这是个简答的口误,但又一时半会儿理不出什么头绪来。
未央。未央。他用明石语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念,忽然感到一阵寒意蹿上脊椎骨。他猛然想起早年明石本家曾走失一位小姐,名唤澪。
而在明石语里,未央与澪,是同一个读音。

皎皎云中 1

彼时是和春三月燕寄新庐。
战争的气息渐行渐远,小城月见的大街小巷中又重新升腾起了温暖愉快的人情味来。这无疑是一个好日子。柳安卿拢了拢马车的帘布,如此想到。
未央在去往明石岛的路上,文森特指不定在哪里逍遥快活,眼下,唯一还算靠得住的自己去城镇最繁华的市段购置了不少货物,正打算回到枯藤大院去。
正想眯眼小觑一会儿的柳安卿,不得不在马车忽然停住后用力扶了一下座椅的扶手。外头的喧闹较往日更盛,他皱了皱眉,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来。这种不解的猜测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一个灵巧的身影窜上了马车。
眼前的人一身仆仆风尘褴褛衣衫,从面庞却能看出是个少女。脏兮兮的小脸上有一对值得注意的红瞳在忽闪。她快速眨眨眼,以有些恳求的语气与他商讨:“先生,我现在遇到了点小麻烦,不知您……”还没说完,她便噤了声,因为外头传来了争执之声。一队护卫打扮的人拦住了马车,为首的人向马车行礼,大声道:“我们正在追寻一位年轻女子,请问先生是否见到过可疑之人?”
驾马的人不满地反问道:“你们是哪儿的人?不认识月见城柳先生的马车吗?我们从未见过什么可疑之人,快些让开。”
为首者顿了顿,又道:“是小的冒犯了柳先生,但这次事关重大……”
少女面露惊恐地摇了摇头,柳安卿透过帘布的缝隙瞥了一眼窗外,扬声道:“怎么?你们是信不过在下……还是十文字家的人对在下有什么不满,想在这月见城闹事吗?”
为首之人暗惊这么快就被看出了身份,又自知理亏。都知道月见城是月宫氏的地盘,真要在这里掀起点什么水花来……“是小的冲动了,请先生见谅。”
少女一直敛着声,但是眼珠子流转来去,透出几分机灵劲儿来。直到外面的喧闹渐渐平息,她才又高高兴兴地咧出笑脸来,像是躲猫猫时藏得好没被找着一样,丝毫是没有逃命的紧张的。
“你好呀。”她说,是清越动听的声音,“我叫似浔。刚才谢谢你。”那双并不标准的杏眼弯起的形状如月牙,有金红的火焰灼灼燃烧。
“无妨。”柳安卿险些被她逗笑,“在下柳安卿。我猜小姐现在无处可去,不妨来枯藤大院一坐。”他能确定这姑娘身份不简单,还能确定她与十文字家族有着不小的联系。任何一点都足以引起他的注意。
“好呀。”她端正坐好,又悄悄揉了揉腿,“又困又饿……我真是要累坏啦。”
枯藤。似浔的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她刚到这儿没多久,却常能听到人们提起这两个字。茶馆里的,大街上的,弄堂中的。全是寻寻常常百姓家。腐朽中孕育生机。大抵,这是带来希望与期待的两个字吧。

大阅读答题规范

语文老师给的资料,索性放上来了……
大家不要忘了学习呀_(:з」∠)_

1.鉴赏某句话或某段文字(简析某段文字的语言风格)
(1)手法及效果(有时要兼顾表达方式:议论、抒情等)
(2)用词特点:动词、副词、数词等尤其关注叠词、色彩词等
(3)句式特点:句式整齐(整饬美),整散结合(错落有致)、句式短小(紧凑、简洁、利落)、长句(表达严谨,抒情性强),倒装(强调)等
(4)语言风格:平淡朴实简洁等
(5)表达的情感
(6)结构上的作用(如点明中心、照应前后文、与前后文形成对比、点题、承上启下等)

2.标题的作用
内容上:点明文章的主要写作对象,交代文章主要内容。
情节结构上:线索
主题上:暗示(揭示)主题
手法上:反语、双关、象征、比喻等
效果上:用了手法的结合手法谈,反语(讽刺)、双关(含义深刻、引人深思)、比喻(生动形象)等,其他还有:设置悬念,引起阅读兴趣、引人深思等

3.结尾的作用。
内容上:总结全文 
主题上:点明中心,深化主旨
情节上: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或只是出人意料)
结构上:呼应开头(前文);点题
手法上:象征、反语等;
效果上:用了手法的结合手法谈,其他还有含蓄委婉,意味深长、催人泪下,引人深思等

4.环境(场景)描写的作用
(1)渲染气氛(2)烘托(表现)人物心情、烘托(塑造)人物形象(3)推动情节发展、为下文作铺垫(4)作为象征(5)奠定基调(6)烘托主题(7)交代故事的时间地点背景等(8)与前后文照应或对比(9)导引人物出场

5.某个句子或某个段落在文章中的作用(从结构、内容、语言形式三个角度考虑)
(1)在开头: a总领全文,点明题旨(中心),或者表达与主旨相关的某种感情(奠定感情基调)。  b引出下文。开头句或段,与下文形成对照;或为下文作铺垫;或设置悬念。  c奠定基调。如果开篇即连续感叹,抒发强烈情感,那么即为全文奠定了感情基调。  d引人入胜或发人深思。如果首段连续发问,那么,首段还兼有引人入胜或发人深思的作用。
(2)在中间:承上启下或引出下文
(3)在结尾处:  a总结全文。   b点明中心,深化中心。     c含蓄委婉,意味深长,催人泪下。
注意:如果该文字是景物描写,就要考虑环境描写的作用。如果该文字写的内容在前面或后面出现过,就有照应前后文的作用。如果跟题目相关就有呼应标题的作用。如果使用了表现手法,就要点明手法及效果

6.文章是怎样写景的。(诗歌中常见)
(1)感官角度: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感觉等
(2)写景层次:从远到近等如果没有特别清晰的写景顺序,到处都写,可以笼统地说有层次地写景。
(3)各类手法:比喻、拟人、夸张、动静结合、化静为动、以动衬静、工笔细描、想象等
(4)用词:色彩词、叠词等
(5)句式:短句、长句、句式整齐、整散结合、倒装等

7.衬托类题目。(文章主要描写对象是……,为什么要写……)
(1)若写的东西与主要对象师同种性质的,就是衬托作用。若性质相反,就是对比反衬。若类似,但有高下之分,就是作比较,衬托
(2)丰富文章内容,使行文富于变化

8.文章中反复出现某个物象有什么作用?
(1)线索(2)象征(3)情感的载体(4)点题(5)如果这个物象是景物比如月光或音乐之类,还有营造意境的作用
9.文章反复出现某个情节的作用。
(1)线索(2)推动情节的发展或让情节发生转折(3)象征(4)反映人物心理、展现人物形象(5)暗示(表现)主题

10.概括人物形象。
(1)外貌特征
(2)身份特征(如如底层劳动人民形象,隐士)
(3)性格特征(如善良、勤劳、坚韧、勇敢)
(4)精神品质特征(如追求自由,爱国情怀、关爱子女、乐于助人等)
(5)处境(贫穷、社会最底层、受封建制度压迫等)
(6)看一看是否具有典型性,代表一类人

11.重点句子的涵义理解。
(1)在原文中找到句子,仔细阅读上下文。(2)圈出句中的关键词,结合主旨加以揣摩(3)读懂表层意义,挖掘深刻蕴意。(4)如果有手法,要提一提(5)如果是借喻句,一定要说明本体。

12,细节描写的作用
(1)有助于更生动形象深刻地刻画人物形象(突出人物性格特征;刻画人物心理)
(2)情节上的作用: a使情节更细腻真实; b推动情节发展【伏笔、铺垫等】

13.引用诗句、神话、故事等作用
除了结合具体文本揭示作用外,一定要加丰富文章内容,增加文章的文学性,文化感(或神秘感、浪漫感等);在议论性的文字中,就是更有说服力

14.  怎样塑造(表现、描写)某个人物?/塑造人物时运用的方法(手法)。
(1)正面描写角度:语言描写、肖像描写、动作描写、心理描写、神态描写等。
(2)侧面描写角度:通过他人的言行或景物侧面烘托。
(3)表现手法角度:比喻、夸张、借代等

15.  .为什么用第一人称/“我”来讲故事?
(1)增加文章的真实性。(2)“我”是小说的线索。(“我”贯穿全文的话)(3)借我的情感表达主题。等

16.  某个人物的作用。(往往问的是配角)
(1)推动情节的发展。(因为这个人物的言行,而发生了后面的故事,如柳妈)
(2)与主角形成对比,反衬主角
(3)作为主角所处社会环境的一个缩影(鲁镇的那些人),
(4)丰富文章的主题

17.为什么要安排某个情节?/某个情节的作用。
(1)交代故事发生所必要的背景。
(2)为下文作铺垫。
(3)展示、丰富某个人物的性格特征。 
(4)更好地表现主题
注意:小说中的作用题,都是围绕情节、人物、主题、读者感受几个点展开的,都可以按这四个角度考虑(要结合具体文本,多角度思考,适当删减、补充)